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行摄摄

行万里路,读万卷书。摄天下之美景,结四海之朋友。

 
 
 

日志

 
 

【转载】D4D 走墨脱的独腿小伙和他的梦梦 走墨脱14  

2014-04-20 00:54:04|  分类: 精美图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由于来去匆匆,我对墨脱这座小城的印象很浅,但对偶遇的一位奇人却是印象极深:926号到达墨脱后住"永逸"宾馆,当晚睡前上卫生间时,见一独腿小伙一手杵着拐杖一手抱了只狗进来,一搭话,知道他是辽宁朝阳人叫吴邪26岁,四岁时因车祸失去了右小腿。他的这次藏地之旅始于2013年的5月,开始是骑车,在用了四个月时间、骑行了近四千公里到达西藏八宿后,于九月初改为徒步,目标是全程反穿墨脱,也就是从波密开始一直走下去,沿nK、背崩、汗密、拉格、直至翻越多雄拉后从派镇出来。我与吴邪是同一天到达墨脱县城并入住同一宾馆的,不同的是,此时的我已走完四天的路程到达了徒步终点,而独腿小伙则是即将踏上反穿墨脱的征程,此前从波密到县城这段百多公里的路他也不是按常人那样去乘车,而是用七天时间冒着雨一步步走过来的。

   也许是还不相熟、也许是疲惫在身,也还可能是性格使然,交流时小伙显得较为沉默,话不多,不过不用再多问什么了,他的肢体语言已丰富得能够说明一切。常人用四天时间在墨脱上走半程、而且还是难度少得多的正穿都要喊苦叫累的,一个独腿人要一步不落的全程反穿可该会是多么的艰难,此人的内心强大得令人钦佩!什么叫好汉,见到这位小伙就知道了,照我看,称他为英雄也不为过。最近央视在播"感动中国"节目,入选的人物确确实实都是我们这个社会我们这个时代所特别需要的,可对于我们这些走过墨脱的人群来说,吴邪的壮举带来的那份感动要更加直接。

 

9月26号18:00时在墨脱永逸宾馆见到吴邪时的情景。床下那只安静的小狗是吴邪从路上捡来的,取名梦梦,已陪送他走过了上千公里。后来在QQ群里听一位在汗密开店的老板的孩子讲,过蚂蝗山时,怕小狗被咬,他把小狗装在包里背着走,下面还将说到小狗的故事

    927号我们各自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后,就再没了他的消息,虽然后来在整理走墨脱笔记时,很想专门对这位给我留下极深印象的好汉记述点什么,可手头的资料太少,觉得仅凭一张照片和当时的谈话记忆发些议论的话,是不是太显苍白,缺米少盐的也就按下了原先的想法。

   最近,不期间在QQ的"墨脱群"里见有人以赞叹的口吻上传路遇吴邪时的照片,并进而获得了吴邪的微博地址,由此,这位棒小伙在我脑际中的印象变得加清晰、更加饱满。

   一开始遇到吴邪时,知道他要走更加艰难反穿路线后,觉得这人挺了不起;

   后来听说他因无边防证在背崩被拦了回来,心想,这下独腿小伙可能走不成墨脱了,即使这样,对他能拖着残腿从波密走到背崩也还是相当佩服,那段路虽然不是很难走,可毕竟有117+30公里的长度,走下来起码应该是完成了徒步墨脱的半程;

   再后来,当知道受阻后的吴邪又从八一绕到派镇,从另一个方向再次走向墨脱时,觉得被重重触动了一下,这人竟能如此顽强;

   继而又得知,小伙这次千辛万苦用三天时间走到解放大桥后,还是因同样的原因再次被挡了回来,于是人家又从海拔800米的解放大桥重新爬上海拔4000多米的多雄拉,反穿回到派镇。这条消息带给我的就已不仅是感动和触动而是有点坐不住了,于是想到要为吴邪写点什么。由于目前我手头只有些图片资料,具体细节掌握的不多,所以选用"图说"的方式,讲讲独腿小伙走墨脱的故事:

   关于吴邪这次进藏的路程,他在微博上是这样说的:"5月22日从辽宁省朝阳市孤身骑自行车出发,经葫芦岛、秦皇岛、唐山、天津、黄骅、沧州、德州、济南、泰安、曲阜、梁山、菏泽、开封、郑州、登封、洛阳、三门峡、西安、汉中、广元、成都、雅安、天全、新沟、泸定、康定、新都桥、雅江、理塘、巴塘、芒康、左贡,9月4日到达八宿县。从八宿改徒步,经然乌、波密、通麦,到达林芝八一。从波密方向进墨脱至背崩乡,八一方向派镇至背崩乡往返。一路无搭车,绝大多数帐篷。之后从八一乘车至芒康,五天前开始反走滇藏线……"。

     吴邪在微博上留下的文字大多是些只言片语,对于上面这段话可以做这样的补充:"从波密方向进墨脱至背崩乡",说的是他在9.20至9.29这段时间里的第一次反穿墨脱,后因无边防证在解放大桥受阻后无功返回;"八一方向派镇至背崩乡往返",说的是第一次行动受阻后,他绕了一个大圈子,经八一来到派镇,以派镇为始点再次走向墨脱,结果还是因同样原在同一地点又被拦住,之后他从解放大桥原路走回派镇。他说的"五天前"应该是11月3号,可以据此认为,在墨脱路上走了一个来回后,自10月29号起,他从西藏的芒康开始了徒步云南的征程。

     吴邪自去年五月出发后,他在半年多的时间里游历了相当广泛的地区,可目前我收集到图片主要集中反映的是他在川藏线上和墨脱路上的身影,另外这些路线我也刚走过不久,相似的旅程说起来较为顺口,也有更多的共鸣,所以下面的"图说"只限于吴邪在川藏线上、在墨脱路上的故事。

     1、启程。2013.5.22从辽宁朝阳出发

2013.5.22小伙子出发时情景,来自吴邪微博

 

从后来他变得又黑又瘦的情况看,估计这张照片是骑得还不太远时拍的,但无具体时间地点。图片来自"墨脱群"

 

   2、路过广元。出发两个月后的731号到达四川广元。广元是从陕西进四川后的第一个县。

 这张照片的拍摄者说:"自带帐篷夜宿山涧或路边,还自带小炊具,渴了用两大塑料瓶子接自来水喝,走了还不忘用塑料袋带走自己的垃圾,别人骑一个月他要骑两个月,如此做只是为了能到骑行者的天堂——西藏。一路上还时常摆地摊,卖些荧光棒小东西来换取路费"。

出自吴邪微博:http://t.qq.com/tianyadangguzhou?mode=0&id=&pi=1&time=

 

    3、路过跑马溜溜的康定。时间815日,地点四川康定

 

注意车把上的小狗

 

    4、到达世界高城理塘。时间是八月下旬从成都平原入藏,全程的上坡路要大大多于平路,更多于下坡。遇到上坡时,他只能推车步行。注意车把上的塑料袋,里面装着他沿路拾起的垃圾,他还在路上收留了一只小狗,取名梦梦。西藏新闻网和理塘电视台都在报道中引用了下面这两张照片

 @"天空好蓝啊!晒得有点眼冒金星了,慢慢的一个个星星就变成了一瓶瓶的冰糖雪梨、水晶葡萄、营养快线、银鹭牛奶、美利达、芬达、红牛、脉动、冰红茶……嘿嘿!揉了揉眼睛,发现原来不是幻觉,路边真的有很多瓶子,一路找过去,还真找到几瓶没空的! 不知为何,很多瓶里都会剩半瓶水,难道这是一种习俗?不管为何,这对我来说总归是件好事,在自然水源不充足的路上,为我提供了很大的帮助。话说回来,难道这正是为了给路人补充水源才留半瓶的?不过我很怀疑,除了我还会不会有别的人这样捡水喝,有的瓶子商标都晒褪色了水还在。" 吴邪自语

                           这两张照片在网上传播较广,是吴邪到达海拔4000多米的"世界高城"理塘时的情景。

 

   5、小狗梦梦。926号那天我是先见到梦梦后才见到吴邪本人的,时间大概相差了半秒,当时我的目光先是落在她身上,然后才往上看到了提着小狗进卫生间的吴邪。从收集来的照片上看,梦梦一直陪在吴邪左右,真不愧是只又可爱又忠诚的旅伴。后来见一位路遇者说:"我递过去根火腿肠,它一下就狼吞虎咽的吃下去了,那样子真像是饿坏了,吃完后小狗往我这边靠,好象想跟我走,但当看到吴邪移动脚步时,犹豫了一下的它转身就追了过去"。小狗在美食与苦旅中选择了后者,好样的。还从另一位路遇者的只言片语中得知,进入四川后梦梦已在吴邪的身边。如此说来,不管是享受桶装的待遇还是靠自己的四蹄,梦梦起码在川藏上见过了2000多公里的世面,也算得上是一名小小的壮士。

@两个月前的雨夜,有只狗在我帐篷外叫了一夜,打开帐篷,我就看到了它,小小的,腿还受了伤。两个月后,它已经能翻山越岭的和我一起穿越墨脱……。

@我从隧道往下切的时候梦梦在那睡觉不走,等我历尽千辛万苦外加摔了一跤到达下面的时候,它还没动静,我正要上去接它,就看到它以快我十倍的速度狂奔而下,当时我那个羡慕嫉妒恨啊!我还以为它睡觉是因为不敢下,原来是在藐视我。                                               引自吴邪微博

 

   6、骑进西藏。其实很可能是推着自行车进西藏的。时间825号,地点西藏芒康。芒康是从四川渡过金沙江进入西藏后的第一个县。

       同样是全程坚持徒步不搭车走到拉萨的"可里的驴日子"在8.25拍了上面这张照片并写道:

      徒步那天超过了他,他坐路边啃馒头,还有条小狗一起,喊声加油就过去了,没多看。后来我上厕所时他又超过去,再次追上他时他在推车,才发现他只有左腿,右腿膝关节以下都没有,也不戴义肢。我一下子就凌乱了,脑子一片空白。想想自己的事儿,再看看眼前这个人,想不下去了。三步并成两步跟上去,跟他打招呼后问他是否需要帮忙,然后默默跟在他后面走。在征得他同意后照了几张他背景的相片。

       走到下午两点半,他说饿了想煮点面吃,他带炉头气罐了,烧开水泡方便面。他带了三桶,给了我一桶,我说我不吃,我就只是想等他跟他一起走一段。结果在我不注意时,他帮我泡上了,然后才说他一个人吃不了两桶,。好吧,我只能吃了,心里很不是滋味。刚才还问他缺啥,我这有的话就给他,他说啥都不缺,路上不少人给他东西,还嫌多了,太重。这会我却吃他的方便面,惭愧啊。

       几天后我从电话中得知,他在八宿已经把自行车寄回家,以后要从波密徒步去墨脱,接着再从从墨脱走到派镇。要知道他独腿还要负重走路,是多么费劲啊。

                                               图文都出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44a57b150101d1dc.html

 

   7、"不搭车"这两张照片给我的触动最大,也是我最先收集到的,估计是在改由徒步后不久、还没到达波密前、也就是在正式踏上"墨脱线"之前照的,时间当在9.109.20之间。吴邪在骑行了近4000公里后于98号到达西藏的八宿县,从八宿开始弃车徒步。

 吴邪语录:"有没有搞错啊!写着那么大的三个字"不搭车","不"字写的都跟有的人的背包差不多大了,还是被很多人看成"求搭车",这得是什么眼神啊?也难怪,这三个字太少见了"。

                                     照片由"代县★左右"传我,可惜时间地点和拍摄者信息均无

 

   8、吴邪说"徒步"。这张照片的地点应该还是在318国道八宿县至波密县区间,时间不明,由自驾车的旅行者拍摄。本人这次也是自驾进藏的,在9.159.21期间正好行驶在川藏线上,从时间上看,应该与吴邪的行程有部分重合,可惜没在路上发现他,不然很可能也想当然的认为他在"求搭车"。

                           

 吴邪语录:

@在一年以前,我只知道旅行的方式有徒步、骑行、自驾、坐车,出发以后才知道还有种叫"搭车"。在我以前的概念里,徒步的意思就是走路,后来搭车的发明了一个词叫"徒步加搭车",然后徒步的又发明了一个词叫"纯徒",然后搭车的又发明了一个词叫"分地段纯徒",中国人虽然智慧不足,小聪明确实不少。

@在西藏的路上,我听到过所有种类的人对搭车者表达的轻视,可惜这些都无法阻止搭车大军的壮大,他们也渐渐的改变了"徒步"这个词在词典里存在了很多年的含义。当反常成为大多数的时候,它就变成了正常,于是在这里,自称徒步的,别人的第一反应就是"原来是搭车的",而坚持不搭车的只好自称是走路的,这样一来,坚持自己走而不搭车的反而成为了不正常。

                                          图片来源:http://tour.fblife.com/html/20131230/83873_5.html

 

   9、踏上了波密至墨脱的路程。照片的时间分别是922号和24号两天。吴邪是9.20离开波密走向墨脱的,这两天他应该正走在波密至墨脱县城的"扎墨路"上。所谓墨脱通了公路指的就是这段路,长度是117公里。对于走墨脱的人来说,不管是正穿的还是反穿的,大多都在这段路上选择坐车了,可独腿的吴邪硬是坚持用徒步走过来,是真正的、也是少有的全程反穿。我及大多数徒步墨脱的人,走过的路程只是他所走过的1/3

@"20日过扎木大桥,从波密走向墨脱。 出发较晚,只走了14公里,全程上坡。4公里后开始无信号、无人家。 路上人少车少风景好,最重要的是垃圾很少,赏心悦目、心旷神怡,连绵绵细雨都没有让心情变坏"。

@24k前面是条三公里长的隧道,很黑,很多粉尘。 过了隧道是4公里的下坡盘山路,我在这迎来了我的川藏第一摔,摔伤比想象的稍重,头破流血尚无大碍,膝盖伤痛影响前行

@波密到墨脱,116公里,雨多气温高,路烂景色美。 大片大片的竹丛,布满苔藓的苍天古树,比树还高的草,比草还密的树,猴群在树上跳跃玩耍,芭蕉叶大的可以当被子盖。这段路走了一个星期,下了7天雨。 引自吴邪微博

                                             这两张照片忘记是从哪得来的,找到出处后再标明

 

   10、第 六天。时间925号。这是吴邪在扎墨公路上,此时,他已在波密至墨脱的路上走了6天。

吴邪语录:

                   @以死亡为赌注,探索活着的意义。用生命做翅膀,追寻梦想的足迹。

                   @生活以痛吻我,我要报之以歌

                   @能够走过去的路就不算路,能够翻过去的山就不算山,能够扛过去的苦就不算苦,能够望过去的天就不算天。

                   @行行复行行,日落天又明,地纸脚为笔,独书逍遥经

这个地点离吴邪开始走墨脱的起点波密县城87公里,走过这段距离吴邪用了六天时间,速度慢的原因估计与翻越嘎隆拉雪山有关,那山有四千多米。图中桥是新建成的"达国大桥"  

                                  以上两张照片都拍于25号,忘了来源,好像都是 "墨脱群"中的群友传送的

 

   11、荒野为家。除了"不搭车"外,吴邪这一路上还很少住店,夜晚大多在自己背的帐篷里度过,夜阑人静时他会念及白骨精,或来段"帐篷寄语"什么的,整点如图下文字般的小浪漫。

@这什么情况啊?天天住荒郊野外,小倩一次都没来过,瞧不起我是怎么地?虽然我长的不帅,可怎么也算是个爷们啊!就算没有狐狸精,来个蛇精兔子精蜘蛛精蝴蝶精白骨精啥的也行啊!实在不行来个狼外婆我也认了。

@行至天黑也没见到水源,沙滩宿营,仰望星空,从来没感觉天上的星星会有这么多过,真真体会到了"多的像天上的星星一样多"是什么意思了。

@清晨醒来,帐内尽湿,撩门探目,浓雾弥漫,满目混沌,若非手中无斧,真会以为自己在做盘古之梦。

@穿了两个月的雨衣才发现有帽子,吃了三个月的面糊才知道要等水开了再下面,我简直是个天才!

@冬雪降临凡,万物皆入眠,满山绿尤在,夜已彻骨寒。 引自吴邪微博

 

   12、最后十公里。时间926号,地点距墨脱县城约10公里。当晚,我与他从相反方向同时走到墨脱县城并且相遇。

 网名"旅行者"拍下照片后赞叹:"照片中这位残疾人是最使我感动的,他残腿上安了一根铁棍,拄着一根拐杖,领着一只小狗,背着大包,一路从波密徒步来到墨脱。昨天我碰到他时还在距墨脱县城30公里处,今天再遇到他已走到距县城已不到10公里了,真让我佩服。我停下车跟他打了个招呼,得知他从波密往墨脱走,这已是第四天了(原文如此),我想给他一些水和面包,但被他拒绝了,他说自己都有,什么也不需要,真让我感动!我只能把他的微笑和他那条形影相随的小狗定格在我的相机里,作为我以后旅途中遇到困难时的精神动力"。

                                        图文出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ff38080101qis2.html

 

   13、相遇。时间926 1830时,地点墨脱县城永逸宾馆。他从波密走七天,我从派镇走四天,我俩从不同的方向在同一时间走进了同一家宾馆,我对他的最初了解就始于这场相遇。之后就总想着他,再之后,在收集到他在路上的若干张照片后,就动手写下了这段故事。

9.26墨脱永逸宾馆 太原梁拍

 

   14、调侃好奇者。这张照片是吴邪离开县城走向30公里外的背崩时的情景,时间是928号。对于大多数正向或反向穿越墨脱的人来说,墨脱县城分别是起点和终点,而对于吴邪,他在到达县城前已在扎墨公路上走了上百公里,如果他按原计划反穿成功的话,这上百公里就是他比常人多走过的公里数。在川藏线上、在走墨脱的路上,不难想象那些同样在外奔波的行者见到这位独腿小伙后的反应,在由衷赞赏的同时也难免好奇。面对前来合影者,吴邪打趣的说道:

@ 一直以为只有中国人素质才差,原来都一样,都没征求我同意,上来就往旁边一站。不过遇到三位韩国大叔跟我合影时我想,在这个崇洋媚外,尤其是哈韩哈到变态的时代里,我也算是为国争光了吧!不过韩国人喜欢把啥都说是韩国的,连湖南的杜胖子都是韩国的,这要是哪天把我也弄成韩国的可咋整? 引自吴邪微博

 

      15、受挫背崩。时间9月29号,地点背崩。最早知道吴邪受挫背崩是在"墨脱群"里听到的,一位在背崩开店的老板的孩子说:"我遇到他时,他正情绪低落的坐在路旁,因为没有边防证,驻军不允许他过解放大桥,他只好返回"。听到这话的当时我想"不会吧",别是道听途说的误传,因为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就意味着吴邪从9.209.29这些日子里的辛劳和时间都白费了,一百多公里白走了,那他的墨脱之路还会继续走下去吗?他经受得住这样的挫折吗?

这是吴邪被拦在背崩的解放大桥而无奈返回时照片。拍下这张照片的"麻将"说道:"我们走墨脱的时候遇到这哥们,大神一个,真心佩服!膜拜了!"

   后来在吴邪的微博上看到:"墨脱28公里起伏路到背崩乡,解放大桥不让过,无奈而返波密"。原来吴邪真的是白白走了十多天的路,不过这句淡淡的话语也透出了他的从容,果然,十多天后,他又从另一方向重新走向墨脱。真是一位不仅在筋骨上耐得住大"劳",在心智上也受得住大"苦"的好汉!

   吴邪的微博上还有这么简单两句话:"20日过扎木大桥,从波密走向墨脱";"上次去墨脱走了一个星期下了7天雨,这次走了……"。

   据此可以推测吴邪的墨脱之路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遇到的情况大致是这样: 920号从波密出发往墨脱走,26号走到墨脱县城,29号走到背崩,在背崩受阻后不得已返回波密另寻徒步墨脱的途径。吴说的"上次"和"7天"应该是指9.209.26从波密走到墨脱县城的路程和时间,似乎他没把后来从县城到背崩的这段距离归在走墨脱的路程中,不懂他为什么没归入,这段路程可也都是干货并无水分的。吴邪说的"这次"应该是指他走墨脱的第二阶段,也就是在原来的反穿计划受阻后,他又返回波密,然后再绕行八一镇到派镇,从派镇再次走向墨脱,时间推测是在1014号至1021号之间。关于后来的"这次",放到相关图片中另说。

   按说在解放大桥受阻是相当委曲的,没边防证就不让通过并不是铁板一样的规定,我们一行中就有没边防证而顺利通过的,不知为什么边防军偏偏在吴邪身上认真起来。受到委曲而不气馁,这可要比克服残疾之障和体肤之痛更加困难。 一个26岁的年轻人除了具有顽强的意志力,还能在心理上如此稳定如此平和,实在是令人钦佩!按说他是具备了优秀残疾运动员的条件,怎么没人选他呢?

 

   16、背着礼物翻雪山。这时的吴邪已经走在二进墨脱的路上,非常遗憾的是,有关他从背崩受阻到另选路线再进墨脱这段时间里境遇我是一点也不知道,所以故事说到这只好来个"蒙太奇",一下从929号跨到下面这张照片的1017号。从时间上和照片内容上猜测,二进墨脱的吴邪此时应该是在靠近背崩的某个地方,不然是见不到孩子的。虽然背崩有座很像样的小学,可是过不也解放大桥也就无法到达那所小学。

   注意照片中孩子手抱的纸箱,那一定是吴邪专门给他们背去的。在永逸宾馆相遇时我曾掂量了下他的背包,觉得比我们所有人的背包都重,里面装着帐篷等生命保障装备,得有四、五十斤,而那时他的包里好象还没装上给孩子们的礼物。要知道,翻越四千多米的多雄拉,每增加一公斤负重都会让人的喘息更加困难,为此我在翻山前为了减负,是恨不得把牙膏都给甩掉。再看看吴邪,在本来就是重装的情况下还肯再添加一大包礼物。可惜有关吴邪与山里孩子的事除了下面这张照片及吴邪本人再简单不过的一句话外,我没得到别的什么信息了,不然真想好好说说这段感人的故事。

 @派镇到解放大桥到派镇,7天成功往返。路上消费很贵,路遇土豪三人团,派镇到松林口10公里包车就500元,请了两个背夫5000元,路上住宿床位150包早晚。回程遇到一个20多人的团,每个人背后像保镖似的跟着一个背夫。而我不光要背自己的东西,连送给学校的东西都要自己背。 照片和@文都取自吴邪微博

 

   17、反攀多雄拉。都知道反穿墨脱比正向走难得多,就是因为反穿是从海拔800米一步步的爬上海拔4000多米的多雄拉,而所谓的正穿是可以乘车到达三千多米的徒步起点,然后再爬个800来米就可攀上多雄拉,可就是这个800多米的上升还不是让无数"英雄"折了腰。,

   下面这张照片拍于1020号,是吴邪在二进墨脱(也就是上面说的"这次")同样受阻于解放大桥后,原路返回时再次翻越多雄拉雪山的情景。按说"派镇到解放大桥到派镇,7天成功往返"这一阶段如果有照片或者有具体文字叙述的话,那将是最精彩的,可惜目前只见到下面这两张内容有些重复的照片,吴邪本人也只用寥寥数语将这一过程一带而过。

    在翻越多雄拉时,可爱的梦梦…… 

 @上次去墨脱走了一个星期下了7天雨,这次走了7天下了六天半雨,最后半天在多雄拉山下的是雪。雪好大!好美!正穿结束反穿时,梦梦病了,反穿三天,我背了它三天,它吐了三天,梦梦死了。坐在雪山上,好想永远留在这里,和梦梦一起。好冷。"吴邪语                                                           照片出自http://bbs.pcauto.com.cn/topic-4210993.html

   我翻多雄拉那天是923号,只遇到了小雨,风不大也算不上有多冷,没想到才半个月的光景,多雄拉就变成了冰天雪地,也是的,十月底就要封山了。如果不是几经受挫,吴邪也不至于赶在这样的气候条件下反穿多雄拉。

   可能是有位记者正巧也在场,于是西藏商报在20131031日登出了下面这段文字和照片:

                            《多雄拉山的独腿行者》

   从多雄拉垭口下山,一路风雪弥漫。下到半山处,远远地,朦朦胧胧中,一个身影在风雪中和我们迎面而来。"一个反穿墨脱徒步线的驴友。"心里当时这样想。

   身影越来越近,一身冲锋衣裤,一个大大的、看起来沉沉的背包,和其他徒步者没有两样。而他的手中却不只是登山杖,还多了一个拐杖。他的一只腿,从膝盖以下没了。

刚好,他停了下来,坐在石头上休息。我走过去,和他打招呼,他看起来不爱说话,眼神很孤寂,但却又是满眼的坚定。

   简单谈话中,得知他从派镇徒步到了背崩,最终因为没有边防证而不能通过,他又独自返回。

休息片刻,支撑着拐杖,继续往山上走。每一步,走得很费劲,但是,如同他的眼神一样,那么的坚定。 在漫天风雪中,他越走越远,但是,他的背影却越来越清晰。

 

   18、苦旅逍遥。从雪雾弥漫中翻过多雄拉后,吴邪又回到了八一镇,然后从芒康取道滇藏线徒步去了云南。他后面的路还很长故事也很同样很多,不过我知道的很少也就不再继续讲下去了。每天走几十公里路对任何人都是相当辛苦的,吴邪对此的体会无疑更深,可是在他的微博上似乎没看到有苦啊累啊这样的字眼,反倒能从字数不多的话语中读出些淡定与逍遥,间或还会蹦出几句自嘲与调侃,这不,就连生日那天人家都还要气定神闲的自我庆祝一下:

 

@运气不错,生日当天赶到了盐井,不用在荒山野岭插土作蛋糕了。更幸运的是盐井竟然有卖生日蛋糕的。买了最小的一个蛋糕,但一个人吃还是觉得有点大,店里又没有其他住客,只能跟老板两个人分享了。好不容易住次店,却遭遇到了盐井"两天不遇"的停电,本来吃蛋糕不喜欢点蜡烛的,这还逼着我点蜡烛……就算你为我生日着想,那我那没电的充电宝和手机该如何自处?洗了个澡,衣服都快能刮下盐来了。 吴邪自语

 

   吴邪的故事就说到这了,写的时候我总在想,都是些什么人才会去走墨脱呢?现成的答案一定包括诸如怀揣梦想啦、喜欢冒险啦、挑战自我热爱自然好奇心驱使啦,还有生活态度等等一大堆,这都没错,可是似乎又都有那么点隔靴瘙痒,不太解气,能用一句话来回答吗?想了半天,我是没想出来。

 

附:

http://t.qq.com/tianyadangguzhou?mode=0&id=&pi=1&time=吴邪微博

http://tieba.baidu.com/p/2685680541?see_lz=1&pn=2直播——吴邪的自我 

 

  补充:写完吴邪的故事后,又从徐杉在20140223日《乐山日报》上的一篇文章中得到了有关梦梦的如下消息:

10月底的多雄拉山口大雪至膝盖深,吴邪好不容易翻过雪山又遇上阴雨连绵,从那格去汗密的山路变得格外泥泞,然而比这更可怕的是旱蚂蝗,阴雨天蚂蝗格外猖獗。面对草丛树枝各处疯狂袭来的蚂蝗,瘦小的梦梦虽然有些慌乱,但还是勇敢往前冲,并大声吼叫,想驱赶潮涌般的蚂蝗为主人开道。哪知跑了一阵,茂密的杂草和树林使它迷失了方向,也与主人失去联系。吴邪大声呼喊始终没有回音,眼见天色渐晚,不敢久留,只好忧伤地离去。两天后吴邪从背崩乡返回,意外见梦梦在当初跑散的地方等他,没等吴邪走近它就扑上去前,眼泪汪汪似乎有千言万语。仅仅两天时间梦梦变得皮包骨头,吴邪搂着梦梦赶紧从背包里拿出食物,可是梦梦吃了两口就呕吐。

吴邪感到不妙,想带梦梦赶紧离开,可是梦梦步履蹒跚,最后竟然有些摇摇晃晃,于是吴邪只好将梦梦背上。来时他从派镇到汗密用了5天时间,为了救梦梦,返回路上仅用了3天。途中吴邪几乎没有停下来歇息,昼夜赶路,大汗淋漓,汗水雨水在身上湿了又干,干了又湿。他想只要到了派镇就能买到药,也能给梦梦熬粥喝。梦梦一路不断呕吐,吴邪不停对梦梦说:坚持,梦梦坚持,到了派镇就好了!每到听到主人的鼓励,梦梦就会用舌头轻轻在吴邪脸舔一下,有时还强打精神抬一头。后来梦梦越来越衰弱,非但什么也吃不下,还不停地呕吐。

多雄拉山的积雪比去时更深了,浓雾弥漫,吴邪背着梦梦在雪地上深一脚浅一脚,有时不得不匍匐前行,他不断对梦梦也是给自己鼓劲:翻过雪山就到了。

终于翻过多雄拉山,吴邪一路连滚带爬下山,派镇出现在眼前,山野间简陋的房舍此刻竟是如此亲切。吴邪欣喜若狂,忍不住高喊:梦梦,派镇到了!可就在他欢呼时,梦梦在他肩头一沉,无声地作别了这个世界。那一刻吴邪泪雨滂沱,心如刀绞,抱着梦梦泣不成声,两个月来他们相依为伴,风餐露宿,涉水登山,梦梦就像上天派来的使者,忠心耿耿,不离不弃。吴邪在山上枯坐了很久,直到夜色降临,才用双手刨了一个深坑,将梦梦安葬……

梦梦走了的消息是吴邪后来在电话里告诉我的,回顾当时的情景,这位历经坎坷的刚强汉子数度哽咽,最后不得不挂断电话。后来吴邪带着自己的梦,带着梦梦的梦继续前行,最终他用6个多月时间行程6500多公里,其中徒步达1500多公里。

  评论这张
 
阅读(3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