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行摄摄

行万里路,读万卷书。摄天下之美景,结四海之朋友。

 
 
 

日志

 
 

【转载】D4B水汽大通道与雅江大拐弯 走墨脱12背崩到墨脱  

2014-04-20 00:52:29|  分类: 精美图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攻略上的数据,背崩至墨脱是38公里(实际 GPS纪录为28公里),是徒步墨脱四天路程中最长的。前三天的路程虽然要比预料中的轻松,但在翻雪山、涉激流、穿密林、过险滩的连续跋涉中也还是走得浑身疲劳,而且到达背崩后,不知是一天前汉密的凉水澡闹呢还是昨天路上在大汗淋漓之际用山泉水寻痛快给"激"着了,抑或是出师前锈钉扎脚加上硬扯蚂蝗把它的吸盘留在了皮下断而造成了感染,此时的我有了明显的感冒症状,嗓子火辣辣、鼻涕哗啦啦。想到背崩到墨脱已能通车,沿公路走意思就不大了吧,于是就寻思着这最后一天要弃步搭车。观察了一下左右,发现大伙都是抱着要圆满的走到墨脱的决心,三天来的共同追求已使这伙原本互不相识的路人变得十分熟络,没想到在最后一天的安排上又都想到了"圆满"。是啊,好不容易走了趟墨脱,图个圆满、少留遗憾应该是正确的选择,这最后一天还是得走!幸亏我那"坐车"的念头还只是暗想,不然说出来的话还真是会有些尴尬的。后来的行走证明,这一路上的景致还真对得起脚下的辛苦,在墨脱,即便是沿公路(只是能勉强通车的泥巴路)走,那也是风光无限的。

   1、纵览水汽大通道

    前文提到,自从922号在派镇与雅江初遇后,四天里,雅江先是一路向北再拆向南,在喜马拉雅山脉中冲出世界第一大峡谷后流到了解放大桥,我呢则是用三天时间自西向东,先翻多雄拉再穿原始密林也走到的解放大桥。重逢后的雅江似乎挺讲交情,整整在我的左右陪伴了一整天,这就是第四天的路程,全天都逆向顺着雅鲁藏布江的沿岸走。

从背崩到墨脱县城,38公里的全天路程就一直沿着雅江走

    一说起墨脱,"水汽大通道"这样一个不知是属于哪一学科的名词就会反复出现,这是个什么样的通道呢,开始见到这个名词时觉得新鲜,想自学成材的闹明白这里面到底讲的是什么,可一看相关文章,又是剖面图又是曲线加等高线的,看得眼晕。可转念一想,徒步墨脱这几天不是天天都走在云里雾里的嘛,再想想第四天路上一直陪伴在侧的雅江,不也是总是有如薄纱覆盖般的朦胧,这不就是水汽大通道的特征吗,想到此,在这条"大通道"中沐浴了多日的我好象在一定程度上明白了它是怎么一回事。抛开地质学和气象学方面的理论(主要是我不懂)不谈,从直观的角度讲,眼前的雅江在亿万年的流淌中,以水能穿石之功在喜马拉雅山中开辟出自己的河道,河道在慢慢的浸拓中逐渐变成了更加宽阔的峡谷,原本有如一堵高墙横亘在印度洋和青藏高原间的喜马拉雅山脉,由于这条峡谷的存在而打开了缺口,于是在冷热交换的自然规律作用下,印度洋那边的暖湿气流就源源不断的顺着这个缺口涌进了墨脱,于是就使墨脱成为了青藏高原上的西双版纳,于是我所看到的雅江就像是一条白色的雾龙。

早上离开背崩走向墨脱的路上,就一直伴随着雾气腾腾的雅江

 "云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烟",站在雅江边上,一下就能理解李白说的是什么

D4B水汽大通道与雅江大拐弯 走墨脱12背崩到墨脱 - 68411387 - 我的长征

 

飘逸在雅鲁藏布江上的云雾应该只是构成“水汽通道”的一部分,或者说是可以直观看到的一个侧面,而这一奇特通道的含意肯定不是这么简单

                       远处有座"德兴大桥",据说那是墨脱的第一座可承重载的钢架桥,1999年建成

    我不知哪还有如此典型的水汽大通道,能在这一自然奇观中走上一整天虽说有点亏待了脚板,眼福却由此大饱,挺值的,如果这天坐车了,那感觉可就淡多了。

   

   2、穿行于繁茂的绿色走廊

    一说起墨脱,除了上面的水汽大通道和诸多的"唯一"外,自然生态保存的最好、植物多样性最丰富也是此地的一大特点。徒步墨脱的全过程都是在逛植物园,区别在于前几天的双眼更多的是关注于脚下,不然坠落、滑倒、崴脚,哪样发生都是痛苦甚至是要命的。这第四天就不同了,虽然路还是大多泥泞,还有塌方,但提心吊胆不再,毕竟都能勉强通车了,从顾及脚下解放出来的视线在这一天又被沿途山上的繁茂植物搞得眼花缭乱。在《D2A》中谈到,在刚过三号桥看到桫椤时,还对这种已有上亿年历史、冰川时代的遗留植物感到新奇,可这种当年把恐龙喂大的稀有树种在背崩至墨脱的路上到处都是,有混长在山腰树丛中的,也有傲立雅江岸边上的,看多了也就忘了它还有个活化石的身份,要是哪天再能从附近挖出个恐龙蛋什么的,那故事可就多了。

沧海桑田,地球的几次大变迁使大多数的植物灭绝,只有蕨类等少数物种在一些环境特殊的"避难所"中遗留了下来。以我的理解,平时吃的"蕨菜"就属蕨类,蕨类植物并不罕见,但能长成如在墨脱看到的那样高大壮硕的我还是头一次见到(《D2A》中有图),作为此类植物中的木本桫椤就更属珍稀,是国家的一类保护物种。别忘了,埋在地下的煤炭,可就是当年地球上的主宰植物桫椤变来的。走出多雄拉下到低海地区拔后,瀑布仍然常见,一条水气大通道,一下把低纬度的墨脱推到了江南

进入低海拔区域后,芭蕉树似乎成了主力树种,可惜赶路赶的没顾上采摘,不过听说吃起来味道也很不好,可能是由于纯野生,没有受到过提纯复壮的原因

 

       繁茂的植物在气候温暖的地方是常见的,可种类多得如背崩至墨脱路上这样的就不多了,可惜植物知识的底子太薄,识别不出几种,另外毕竟是在赶路,我已落在了一行人的最后,过多的驻足观赏也是时间不允许的。不过虽然只是门外汉的东张西望,可还是能够从中领略到什么叫"植物多样性"。除了上面说的桫椤外,那天引我关注的还一种树皮白色、树干光滑、树身细长笔直、有四、五米高的奇树,当时的感觉是,这不是植物中的长颈鹿嘛。回来后专门去查,结果没让人失望,原来中科院的考察队已为它立下了如下档案:学名"小果紫薇",当地老百姓叫其"猴子见了哭",因树干又直又高,又无分枝,猴子爬不上去。小果紫薇是一种濒危植物,目前原始树木在中国仅在西藏和云南境内有少量分布。考察队在西藏墨脱县境内找到了目前中国仅存的小果紫薇原始林"。"中国仅存"啊!看到这样的介绍后不免又生自得,我的眼光挺毒的嘛,仅凭直觉就把墨脱的独有树种给挑了出来,虽然我只是见到了它的个体并没见到它的集体。

 

高耸、挺拔、细长、光滑的小果紫薇,如同羊群里的骆驼,在墨脱的植物世界里卓尔不群。从电视画面中记住了非洲草原上很有特色的"猴面包树",我看小果紫薇就是墨脱的猴面包,只可惜少了与之相配的动物,也就不能像有了长颈鹿相伴的猴面包树那样令人两眼发光

    这一天的路上引人注目的还有寄生在大树上的垂吊植物,有的猜是兰科,有的就不认识了,那样子很像是人工给摆弄出来的,但绝对是大自然的作品。

如果没有温暖湿润的气候,这些寄生的垂吊植物是无法存活的,正是因为有了雅鲁藏布江上的水汽大通道,远在印度上的温热空气才能吹进墨脱,为种类繁多的各色植物提供了竞自由的环境

   下午两点半时,走过17KM后来到亚让村,路程过半,我和陕西张停下休息,照例还是升灶做饭。煮面的香味引来了一只白狗,想起过多雄拉时亏待了那只眼里充满期盼的"多雄拉宝贝",觉得这次不能再让这只白狗失望,只是这狗狗吃完牛肉干和我吐出的骨头后,扭头走了,原想用礼遇换它陪我走一程的阴谋落了空。后来一想,人家可能还肩负着养育孩子的重任呢,不像"多雄拉宝贝"那样可以四处流浪,另外,这里也不是没有人烟的荒野,白狗活得并不寂寞。

     

      3、见到的小拐弯与没看到的大拐弯

      一路沿着雅鲁藏布江行走,当见到一处大拐弯时,大家都为眼前的勃然气势感到兴奋,于是停下脚步纷纷拿出相机噼噼啪啪大拍一气。后来知道,在著名的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区段,也就在流经墨脱的这段雅江上,这样的弯道根本就排不上号,甚至算不上是个湾。最具典型意义的雅江大拐弯离我们还有三、四天的路程,而且相当难走,没点决心的人是难以到达的,按照长期在墨脱工作过、还曾作为向导带领科教队进入到"大拐弯"地区的冀文正老先生的说法,那些拍下大拐弯照片,或是到大拐弯地区进行过考查的科考队,其实都还没有真正到达大拐弯的核心地区,以目前的技术手段,人类还无法到达那里。

     知道我所看到的"大拐弯"原来不过是个小弯弯后倒也没觉得扫兴,毕竟当时的视觉还是被这样一个"小弯弯"给冲击了一下,虽说"小",可以往我也没见过几个。那个典型的大拐弯是什么样呢,好在网上相关照片很多,下载一张用来欣赏也用来对比。

在背崩至墨脱路上,我所见到的、后来知道原来算不上大的雅江拐弯

雅江上的大拐弯就是这个样子,这处马蹄形大拐弯叫"扎曲大拐弯",可以看成是世界排名第一的雅鲁藏布大峡谷的典型代表。大拐弯"大"的意义我想主要不在它的体积和面积,而是它所蕴藏的的巨大能量。(网上图片)

这是另外一处大拐弯,叫"旁辛大拐弯"(网上图片)

      有资料说:仅在大拐弯一处,水能就占全江的2/3,占全国水能蕴藏量的1/10,从大拐弯入口的派镇(海拔2900多米)至墨脱背崩河段(海拔680米)长度约250公里,落差达2200多米。这里具有建成装机容量5000万kW、年发电量可以超过3000亿度巨型水电站的条件,目前我国也是世界最大的三峡电站的装机容量为1820万kW(一说为2250万KW),多年平均年发电量840亿度。对比一下可知道,"大拐弯"电站如果建成,发电量将相当于三个三峡。近些年,在大拐弯建电站在民间广为热议(几天前在汗密还与曾眼镜聊过这个话题),认为此举不仅对民生利益巨大,而且还可以"掐住阿三命脉",为收复藏南创造有利条件。下面这幅示意图不知是来自严肃的科学规划呢,还是仅仅出自爱好者的大胆设想,反正是引起了我的兴趣,对着它看了半天,从中可以看出"相当于三个三峡"的电站是如何在雅江大峡谷中布局的。可惜啊,此番宏愿的实现本人这辈子怕是看不到了。

几天前在汗密与曾眼镜聊天时他说:"印度人修路建机场,我们这边建坝建电站,而且是建梯级电站,这样就可避免国际纠纷"。至于怎么就可"避免国际纠纷"我没搞懂,想来曾眼镜也只是说说,他也未必能懂。不过上面这张图倒是把什么叫雅江上的梯级电站做出了示意,还说明了"三个三峡"是怎么来的 (网上图片)

      从GOOGL地图上可以看出我所见到的雅江"小拐弯"与"大拐弯"的位置示意,还可从中看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区域有那么多大大小小的"拐弯"。以我的理解,所谓"仅在大拐弯一处的水能……",应该指的是这一连串的拐弯所具有水能的总和,而不仅是地形上的那一处最大的拐弯

我所见到的"小拐弯"与"大拐弯"位置示意。据说,水能就蕴藏在这一道道的拐弯中,将来如果建电站,也从这些拐弯处选择地址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